2021上半年10余款产品获FDA突破性疗法认定 谁将成为最大赢家
angus
2021-06-28 11:45 · angus

突破性疗法认定(BTD)是FDA于2012年创建的一个新药评审通道,旨在加速开发及审查治疗严重的或威胁生命的疾病的新药。一般来说,获得BTD认定的新药,不仅能在研发上得到FDA高层的密切指导,加速试验进程,而且获批概率更高,获批速度也更快。

近年来,随着创新药研发的扎堆申请,不少制药企业开始走创新药BTD认定的道路了。据医药视点统计,2013年—2019年,FDA共计授予336项突破性疗法(以适应症计算),其中,45%以上的新药成功获批上市。

而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截止6月25日,2021年也有14款新药获美国FDA突破性疗法认定,涉及礼来、罗氏、强生、诺华、卫材、渤健、安进、勃林格殷格翰等多家知名药企,治疗疾病包括前列腺癌、非小细胞肺癌、多发性骨髓癌、卵巢癌、鼻咽癌、AD等多种难治之症。


那么这些创新药“潜力股”中,哪些可以成功晋级,成为未来的重磅产品呢?我们一起来了解下。

01 卫材/渤健VS礼来:谁能抓住AD药的巨大机遇?

阿尔茨海默症(AD)即我们常说的老年痴呆,因发病机制不明确,相关药物研发一直被视为“死亡之谷”。目前缺乏有效的治疗药物,也没有特殊的治疗手段,主要以缓解症状为主,不能治愈。

随着全球老龄化进程的加剧,AD药有着庞大且尚未被开拓的巨大市场。据分析师罗尼·盖尔(Ronny Gal)称,到本世纪20年代末,这一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400亿美元。

截止目前,美国FDA共批准了6款AD药,其中5款为症状缓解类药。而今年6月初,被FDA批准上市的渤健单抗药物Aduhelm成为了18年来FDA批准的首个AD治疗新药,也是第一个修正类药物。

这一举动将为后面AD药物的获批上市打开大门,其中礼来的donanemab以及渤健与其合作伙伴卫材共同研发的lecanemab已分别于6月23日、24日获得FDA突破性疗法认定,它们很可能会与礼来Aduhelm在AD药物领域分庭抗礼。

02 诺华:放射性药物领域迎来明星产品?

近年来,放射性药物通过切换放射性同位素,实现疾病的精准诊断和治疗,正成为肿瘤精准治疗领域的一个重要方向,是未来具有高增长潜力的治疗领域,很多大型跨国药企纷纷将目光转向这一领域。

诺华靶向放射性配体疗法177Lu-PSMA-617主要用于治疗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PSMA)阳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而mCRPC是一种严重的前列腺癌类型,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约为15%,且治疗选择有限,在临床上有着重大未满足的医疗需求。

因此,无论从治疗手段还是疾病领域来说,诺华靶向放射性配体疗法177Lu-PSMA-617都充满了高增长的潜力,一旦成功获批,很可能成为诺华未来又一个重磅产品。而据诺华官方消息,计划2021年下半年在美国和欧盟提交其上市申请。

03 强生:第四款双特异性抗体上市药物?

双特异性抗体是当前医药研发最炙手可热的领域之一,它的优势在于制备周期短,价格相对较低,且检测的灵敏度更高,可有效补充单抗药物单表位治疗的不足。目前,随着疾病发展倾向于复杂化,越来越多的新药研发开始转向多抗药物。

目前双抗的主流治疗领域分为抗肿瘤、自身免疫病及其他疾病三类,其中以抗肿瘤产品居多。

强生的双特异性抗体teclistamab之所以能够获得BDT认定,主要在于它在Ⅱ期临床试验中接受评估,在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上表现出明显的优势,总缓解率(ORR)达到73%,其中达到部分缓解(PR)的患者为55%,严格意义上达到完全缓解(CR)的患者为23%。

该疗法还在之前获得FDA孤儿药资格和被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授予PRIME(优先医学)指定,因此,如果teclistamab能在Ⅲ期试验中继续发挥其优势,那么它大概率会成为世界上第五款获批上市的双特异性抗体(已存在的第四款)。

PS:其它三款分别是安进靶向CD3和CD19的倍林妥莫双抗、罗氏靶向FIX和FX的艾美赛珠单抗,以及强生旗下杨森的EGFR/cMET双抗Rybrevant。

事实上,杨森(Janssen)公司在多发性骨髓瘤领域深耕已久,2020年与传奇生物联合开发了BCMA抗原靶向CAR-T疗法Cilta-cel也同样获得FDA的BDT认定。因此,我们可以期待下未来不久,teclistamab将会成为多发性骨髓瘤领域一个新兴的明星产品,为该领域患者带来更高的生存希望。

04 勃林格殷格翰:认知障碍领域首款创新药?

从医学角度来看,认知功能受损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主要负担,解决认知障碍可以让精神分裂症患者与他们的生活、亲人和社会建立更有意义的联系,是精神分裂症等精神健康领域疾病治疗的重要突破口。

目前来说,尚无治疗认知障碍的药物获批上市,因此,这块市场存在非常大的需求。而勃林格殷格翰BI 425809作为一款新型的甘氨酸转运蛋白1(Gly-T1)抑制剂,旨在通过抑制Gly-T1改善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的功能减退,从而起到治疗作用。

BI 425809在II期1346.9临床试验中表现出优越性,可以较明显地改善成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认知功能。目前,该疗法正在进行III期CONNEX临床试验,旨在进一步评估BI 425809在改善成人精神分裂症患者认知方面的安全性和疗效。

作为同类首创研究,勃林格殷格翰还与Aural Analytics公司合作,结合了语言分析和虚拟现实功能能力评估,助力临床试验获得更准确的结果。

如果BI 425809获批上市,将成为全球首个治疗认知障碍的药物,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也将为勃林格殷格翰带来不可估量的资金收入。

05 安进:为晚期胃癌患者再创治疗希望?

在全球范围内,每年新诊断的胃癌病例超过100万例,尤其亚洲是高发区。而胃癌患者中,约80%-85%的晚期胃癌和GEJ癌患者为HER2阴性,其中约30%患者表现为FGFR2b过度表达。

安进的FGFR2b抗体疗法bemarituzumab是一款针对FGFR2b的单克隆抗体,是一种首创(first-in-class)靶向抗体,可阻止FGF结合和激活FGFR2b,抑制多种下游促肿瘤信号通路,并可能延缓癌症进展。

作为第一个评估靶向癌症中过表达FGFR2b的研究,bemarituzumab在晚期胃癌或胃食管癌患者中的关键终点显示出临床意义,为晚期胃癌患者的治疗带来更多、更具有创新意义的选择。

因此,安进bemarituzumab的研究意义重大,是被寄托希望的一种重磅胃癌肿瘤药。

06 罗氏:TIGIT靶点第一个上市药物?

肺癌是世界上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已成为我国恶性肿瘤死亡原因的第1位。非小细胞肺癌约占所有肺癌的80%,约75%的患者发现时已处于中晚期,5年生存率很低。

罗氏的tiragolumab是一种靶向TIGIT的新型癌症免疫疗法,通过实验证明,它与Tecentriq联合一线治疗PD-L1阳性转移性NSCLC具有令人鼓舞的疗效和安全性。

截止目前,TIGIT是一个年轻的靶点,在多种肿瘤的免疫治疗上显示出不错的表现,成为和PD-(L)1联合使用的热门靶点。

现在全球范围内尚无针对该靶点的药物获批上市,已经披露的TIGIT在研项目共有20余项,其中罗氏Tiragolumab是全球TIGIT抑制剂研发进展中最快的候选药物,也是第一个获得美国FDA授予BTD的抗TIGIT分子,上市的希望非常大,一旦上市,成为重磅产品也是指日可待。

07 康方生物:中国又一个重大潜力的单抗药?

作为中国生物药企的创新代表,康方生物目前开发了包括多款全球首创药物在内的超过20个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抗体候选药物(含6个双抗),派安普利单抗就是其中有重大潜力的单抗药。

派安普利单抗相比于国外已上市PD-1抗体,抗原结合解离速率较慢因而具有更有效地阻断PD-1通路的活性并维持更强的细胞抗肿瘤活性。

派安普利单抗目前拟开发的主要适应症包括肝癌、胃癌、肺癌、霍奇金淋巴瘤、鼻咽癌等疾病,其中在鼻咽癌治疗上表现出积极效果,被FDA授予BDT资格,之前还被FDA授予过三线治疗转移性鼻咽癌快速审批通道和孤儿药资格。

今年5月底,康方生物已向FDA启动提交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作为中国首个在FDA的RTOR项目下进行BLA审评的PD-1药物,相信它的治疗优势将为它带来更多商业化价值。

08 中小型创新生物制药企业:BDT认定或带来资本青睐

对很多中小型生物制药企业来说,昂贵的研发费用成为其新药研发的痛点,因此新药研发一旦通过BDT认定,可以快速获得资本的青睐,提升股价,获得更快、更好的发展。

① Mirati Therapeutics: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

Adagrasib是一款具有高度特异性的强力口服KRAS G12C抑制剂,经过优化设计具有持久的靶点抑制能力。其1/2期临床试验证明,Adagrasib对治疗携带KRAS G12C突变的经治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有着非常明显的效果。因此,这款抑制剂有可能成为肺癌治疗的“明星”药。

② Verastam:RAF/MEK抑制剂VS-6766

属于联合疗法,主要用于治疗复发性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对患者的客观缓解总体达到52%以上,安全性与耐受性较好。但目前处于1/2期,后续效果还须观察。获批可能性较大,但成为重磅药的可能性不算大。

③ vTv Therapeutics:葡萄糖激酶激活剂TTP399

每日口服1次,主要用于1型糖尿病治疗,属于胰岛素辅助疗法,经II期临床试验证明,可安全有效降低血糖。获批可能性较大,但不算重磅级产品。

④ Exelixis:TKI抑制剂cabozantinib

2012年美国上市,用于肾细胞癌和肝细胞癌治疗,FDA授予其治疗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新适应症的BDT认定。关键性III期临床结果积极,很大概率能获批,对甲状腺癌的治疗有突破性意义,有望提升销量。

⑤ Immunocore:新型双特异性蛋白tebentafusp

主要治疗转移性葡萄膜黑色素瘤;目前来看,3期临床试验结果表现出明显的生存获益,可能会成为40年来治疗转移性葡萄膜黑色素瘤的首个新疗法,意义比较重大,值得期待。

⑥ Blueprint Medicines:阿伐替尼

2020年在美国上市,用于治疗携带PDGFRA基因18号外显子突变的不可切除性或转移性GIST成人患者,本次认定适应症为治疗系统性肥大细胞增多症(SM)。预计在今年下半年获得美国FDA的新适应症批准,一旦获批或将带来不错的销量。

关于突破性疗法认定(BTD)

1:一般来说,只有初步临床数据证明优于现有疗法,才能够获得突破性疗法认定,含金量的确不低。一款药物获得突破性疗法认定的条件有2个:

一是针对严重或危及生命的疾病的药物;二是需要初步的临床证据,证明该药物在至少一个临床上显著的终点上可能比现有疗法有实质性的改善。

2:严格意义上来说,突破性疗法是FDA对于有潜力的药物赋予的一个标签,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认定的药物获得了上市的承诺,更非上市审批的标志,很多药物在进一步的试验中并没有表现出他们在前期所展现的潜力而最终被取消突破性疗法标签甚至被放弃申报。

3:获突破性疗法认定的药品,会获得FDA更多的研发支持,研发时间显著缩短,且审批阶段平均至少加快了2.9个月。

4:虽然获得FDA的BTD认定并非百分百的上市保障,但对制药企业研发工作的激励作用很明显,而且它还能帮助企业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和助力,尤其对小型生物制药企业的影响更加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