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杨辉再发声明:承认借鉴了付向东工作,深表歉意

2020/07/10 生物探索
导读:打脸上次声明

本文转载自“科研大匠”微信公众号,原标题为“杨辉"打脸"首次声明,再发新声明:承认借鉴了付向东工作,深表歉意”。

7月2日,网络开始流传加州大学付向东教授实名举报中科院上海神经所80后明星教授杨辉学术抄袭、造假的信件(点击查看详情),付向东在举报信中称自己2018年在神经所做学术报告后,杨辉重复其实验却未告知并抢发文章。

7月3日,杨辉在bioartreport上发声明称:付向东教授在神经所报告中提到的 Ptbp1 靶点,已经于 2013 年发表。自己的研究与付发表的Nature论文不同。并表示付向东的行为就是“大佬圈地”,对于其造假的言论,纯属污蔑。”“他为了抹黑我,连基本的科学事实都不顾,这不是一个正派的科学家做的事情。”

7月9日,杨辉在《知识分子》上再发新声明,“打脸”了上次的声明:

1. 承认借鉴了付向东的工作;2. 承认发表前未与付向东沟通重复实验的进展;3. 目前在与 Cell 沟通补遗,致谢付向东的贡献并致歉。


左:付向东 右:杨辉

以下声明转自《知识分子》,撰文 | 杨 辉

有关 “CasRx介导胶质细胞向神经元转分化治疗神经系统疾病” 的说明

2018年3月,Cell 杂志发表了新型基因编辑系统 CasRx,我们意识到CasRx 可能非常适用于采用基因敲低的方法来做转分化研究和各种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治疗。自2018年5月起,使用体外培养细胞在多个疾病靶点验证了 CasRx 可以高效实现各种基因的 mRNA 下调。

2018年6月14日付向东教授应邀来神经所做报告,分享了未发表的数据,介绍了在帕金森疾病(PD)小鼠模型的黑质区降低 Ptbp1 可以将胶质细胞转化为多巴胺神经元的工作。付教授的成功经验坚定了我们对 Ptbp1 作为胶质细胞转分化理想靶点的信心。我们认为 CasRx 编辑技术简易、高效和特异,在多巴胺的作用区纹状体区域直接做转分化,可能更直接有效。这样的工作应该会与付教授的工作有很好的互补性。于是我们利用已建好的 CasRx 编辑工具进行在 PD 和视网膜疾病小鼠模型中敲低 Ptbp1,实现胶质细胞转分化的工作。

我们本以为付教授的文章已在审稿过程中并将很快发表,所以当时我们也未意识到应该与付教授沟通。后续因为我们实验室有完善的基因编辑介导的神经元转分化平台,以及与多个实验室的通力合作,使得我们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相关工作。直到我们的论文接收时,我们才了解到付教授的工作尚在审稿中。对于没有及时交流我们的工作进展深表歉意。并对付教授发表在 Nature 上的工作表示由衷的祝贺。

付向东教授在神经所分享的未发表数据,确实对我们的工作有促进作用,因此我们已致函 Cell 编辑,希望 Cell 尽快发表一段补遗,致谢付向东教授的对我们工作的贡献及我们的歉意。希望通过此事,我和我的团队会更健康地成长。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我们将与国内外同行一起,致力于快速推动基因编辑在疾病诊治中的应用,为人民生命健康做出应有贡献。

——杨 辉

附:

7月3日,杨辉发在bioartreport上的声明(部分,原文已删除):

针对付向东教授提出的几点质疑,我的回复如下:

1.付向东教授在神经所做的报告是采用小分子抑制剂的方法,而他们在Nature发表的论文采用的却是shRNA和ASO的方法。连他自己在Nature文章中都没有提及他在报告中采用的小分子抑制剂的方法。他又是如何在当时向我们透入大量的技术细节的?他报告中的方法最终证明是错误或不可行的,难道已经公开发表5年的位点就可以霸占,不允许其他人用新的技术来尝试吗?这和大佬圈地有何区别呢?

2.根据付教授发表的文章和公布的专利(2018年4月递交,2019年10月公开),丝毫没有提及用基因编辑方法治疗帕金森病。而且他还宣称在我们注射的纹状体脑区通过在星形胶质细胞内敲低Ptbp1几乎不可能形成多巴胺神经元。而我们恰恰是在纹状体中高效诱导出多巴胺神经元产生,进而达到治疗效果。在举报信中,他通过混淆视听,让大家认为我完全抄袭他的结果。

3.付教授提到,他还分享了Ptbp1应用到视网膜疾病治疗的工作,首先我确实不知道他的分享,其次,最近我们通过BioRxiv检索,也找到2020年4月8日在线刊登的这篇文章。他们从实验方法到动物疾病模型没有一处一样,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目的是将穆勒胶质细胞转分化为视锥细胞(Cone),而不是我们文章中的目的神经元视神经节细胞。两篇文章的连实验目的都不一样,何来剩窃?付向东教授专利中涵盖的疾病和方法,并没有涵盖任何RGC细胞的转分化。可见他是如何向我透入这些技术细节。最后我想指出的是,我们Cell文章主要关注点是视神经节细胞的转分化(7个主图中有5个与视神经节细胞的转分化有关)。

4.关于我造假的言论,纯属污蔑。我2013年Ce/文章已经有许多实验室重复出我们的结果和方法,详见下文。他为了抹黑我,连基本的科学事实都不顾,这不是一个正派的科学家做的事情。

关闭提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