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被选为封面 | 领域影响第一,被下载32万次,龚四堂/张康/唐金陵/夏慧敏的这个成果到底回答了什么问题?

2020/06/19 iNature
导读:直肠拭子测试可能比鼻咽拭子测试在判断治疗效果和确定检疫终止时机方面更有用。

本文转载自“iNature”,作者 | 枫叶。

2020年3月13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龚四堂,张康,唐金陵及夏慧敏共同通讯在Nature Medicine 在线发表题为“Characteristics of pediatric SARS-CoV-2 infection and potential evidence for persistent fecal viral shedding”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在世界首次详细报告了10例小儿SARS-CoV-2感染病例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研究,这些病例已通过SARS-CoV-2 RNA的实时逆转录PCR检测得到了证实。这些病例的症状是非特异性的,没有儿童需要呼吸支持或重症监护, 胸部X光检查缺乏明确的肺炎体征。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鼻咽检测为阴性后,仍有八个孩子的直肠拭子检测结果仍为阳性,从而增加了粪便传播的可能性。该文章被选为四月份Nature Medicine 的封面

截至2020年6月16日,已累计被下载32万次。此论文得分在Altmetric追踪的所有世界上所有知名杂志25万论文中,已成为最具影响力排名前1%的研究成果。此外,在Altmetric追踪的Nature Medicine 所有发表的近三个月的一百多篇研究论文中,排名第四,创造了在儿科领域新的最高得分记录,而且此研究成果的得分,还在持续上升中


由于新病例的迅速增加,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很快引起了全球关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被认为是从动物传播的,病原体被鉴定为SARS-CoV-2。到2020年1月,怀疑最初受感染的患者是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感染了该病毒。自2020年1月以来,该病毒已迅速传播到中国大部分地区和其他国家。


Nature Medicine 封面文章

迄今为止,关于儿童SARS-CoV-2感染的信息很少。该研究报告了十名感染SARS-CoV-2并通过胃肠道和呼吸道进行病毒排泄的儿童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


10例确诊SARS-CoV-2感染的儿科患者的主要流行病学事件的时间顺序和分子检测结果(图源自Nature Medicine )

到2020年2月20日,总共745名儿童和3,174名成人通过鼻咽拭子实时PCR筛查,其中大多数与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或在过去2周内有家庭成员报告家族性暴发。总体而言,有10名儿童(1.3%)和111名成人(3.5%)呈阳性。所有十名儿童患者均入院。在十名儿童患者中,男性为6名,女性为4名,年龄从2个月至15岁不等。有4名患者与确诊患者有明确的接触史,7名来自一簇感染家庭,7名在感染开始前2周曾到湖北省流行地区旅行。

入院时,有7人发烧,但温度均未超过39°C。其他症状包括咳嗽(五个孩子),喉咙痛(四个孩子),鼻充血(两个孩子)和腹泻(三个孩子)。一个孩子完全没有症状(病人4)。没有患者有其他成年人症状常见的症状,例如嗜睡,呼吸困难,肌肉疼痛,头痛,恶心,呕吐和迷失方向。实际上,他们都没有寻求医疗服务。由于他们的接触史,他们都被识别和诊断


Altmetric指数分布组成

这些患者的胸部X线检查正常或仅表现出粗大的肺部痕迹,无单侧或双侧肺炎。胸部计算机断层扫描(CT)扫描显示5例患者出现孤立的或多处斑玻璃样混浊,但其他5例均在正常范围内。入院时进行全血细胞计数,尿液和粪便分析,凝血功能,血液生化和感染生物标志物检测。除9号患者外,其他患者几乎所有测试结果均正常。很少有白细胞减少症,白细胞增多症,淋巴细胞减少症或转氨酶升高的病例,而在成年患者中则很常见。所有患者的甲型流感病毒(H1N1,H3N2,H7N9),乙型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副流感病毒,腺病毒,SARS-CoV和MERS-CoV的病毒检测均为阴性。

在9例患者中(第十例患者从入院时未进行细胞因子测试),其中7例显示白介素(IL)-17F升高,其中5例同时出现IL-22升高。5例患者IL-6升高。

所有患者入院后均接受α-干扰素口服喷剂的抗病毒治疗(8,000 U,两次喷剂,一日三次)。患者1是广州诊断的第一例小儿SARS-CoV-2感染病例,每天接受阿奇霉素10微克/千克-1克/天,持续5 dd;静脉输注300微克/千克-1克/天,持续3 dd。没有患者需要呼吸支持或重症监护室护理。

研究人员采用实时RT-PCR,按时间顺序排列了一系列鼻咽和直肠拭子样本,追踪了所有十名患者从呼吸道和胃肠道排出的病毒的情况。患者4无症状,但多次测试均为阳性。患者6在其鼻咽拭子测试呈阳性的当天无症状,然后在第二天出现鼻充血和鼻漏。其余八名患者在症状发作后不久便获得了阳性检查。此外,十名患者中的八名还具有实时RT-PCR阳性直肠拭子,提示潜在的粪便病毒排泄。此外,十名患者中的八名(患者1-6、8和10)表现出对直肠拭子的实时RT-PCR持续阳性,但是他们的鼻咽测试是阴性

经过连续两次实时实时阴性RT-PCR检测(间隔至少24小时)后,患者2、4、7和10出院。出院后每周重复一次鼻咽拭子和直肠拭子。患者4和7在随访期间仍为阴性,但患者2在出院后13 d直肠拭子再次呈现阳性。有趣的是,患者2的母亲因SARS-CoV-2感染(COVID-19)而住院,并且在同一时间从另一家医院出院,她的孩子在同一天的直肠拭子测试也呈阳性。在患者10中也观察到了类似的现象。他于1月27日至2月11日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住院,因连续24h鼻咽和直肠拭子两次连续阴性结果出院。但是,尽管他的鼻咽拭子测试仍为阴性,但他的直肠拭子测试于2月17日再次变为阳性,因此再次入院。截至2月20日,所有其余患者(患者1、3、5、6、8和9)的直肠拭子检查仍呈阳性,尽管他们都已康复并且无症状,但仍继续接受医院隔离和观察。

研究人员使用连续直肠和鼻咽拭子测试的周期阈值(Ct)来大致指示这些患者的病毒载量(与Ct值成反比),以显示其随时间的变化。病毒RNA的测量表明,消化系统中的病毒可能比呼吸道中的病毒持续时间更长

已在其他地方报道了成年人SARS-CoV-2感染的临床特征。但是,很少有儿科病例被发表,其临床特征尚未得到证实。与成年患者相比,此处报告的十名儿科患者临床症状较轻,并且放射学和实验室测试参数的改变较少。例如,十名患者中没有一个显示出与肺炎一致的明确临床体征或胸部X线表现。儿童感染的轻度和非典型表现可能难以检测。

另外,该研究还观察到十名儿童患者中有八名直肠拭子的实时RT-PCR阳性结果,在鼻咽拭子变为阴性后仍可很好地检测到,这表明可能经粪便传播。这些发现还表明,直肠拭子测试可能比鼻咽拭子测试在判断治疗效果和确定检疫终止时机方面更有用。

参考资料:

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17-4

关闭提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