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蛹虫草对脑细胞的保护作用研究

2018/12/11 生物探索
导读:蛹虫草通常被作为中药或滋补品使用,它具有与冬虫夏草相似的活性成分和药理作用。急性毒理学研究发现,蛹虫草具有一定的安全性。进行药物研发时需要进行药物安全评价,新药毒理学研究可以提前发现中毒剂量、发现毒性反应、确定安全范围、寻找毒性靶器官和判断

蛹虫草通常被作为中药或滋补品使用,它具有与冬虫夏草相似的活性成分和药理作用。急性毒理学研究发现,蛹虫草具有一定的安全性。进行药物研发时需要进行药物安全评价,新药毒理学研究可以提前发现中毒剂量、发现毒性反应、确定安全范围、寻找毒性靶器官和判断毒性的可逆性。因此进行毒理学研究,可以为蛹虫草安全性评价提供依据。

新药毒理学研究是研究药物在一定情况下,可能对机体产生的损伤作用及其机制的科学,是评价药物安全性的重要手段,也是对药物的毒性作用进行定性和定量评价的科学。美迪西提供新药毒理学研究服务,其在药物安全性评价方面有专业的团队和实战经验,可提供高质量的数据和快速的周转期以支持各项药物安全评价研究。毒理学研究可按照非GLP或者GLP标准执行。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蛹虫草含有虫草素、(高于野生的30倍)D—甘露醇、虫草多糖、腺苷、SOD、硒等多种药效成分,还含有多种维生素、18种氨基酸、不饱和脂肪酸、矿质元素和微量元素等多种营养成分,对提高免疫功能、抑制肿瘤、调节血糖血脂、抗氧化和雄性激素样作用都有明显的效果。进行蛹虫草的毒理学研究,采用急性毒性、小鼠骨髓细胞微核试验、小鼠精子畸形试验、Ames试验和大鼠30 d喂养试验,结果发现:

(1)蛹虫草对雌、雄小鼠和雌、雄大鼠进行急性毒性试验,结果该样品LD50>10.0g/kg·BW,属实际无毒物质;

(2)Ames试验、小鼠 骨髓细胞微核试验和小鼠精子畸变试验等三项遗传毒性试验检测均为阴性;

(3)30天喂养试验3个剂量组大鼠各项指标与对照组比较均无显著性差异。

因此蛹虫草属实际无毒级,且未见潜在致突变作用。对大鼠30d喂养试验,未见其对受试动物有毒性损害作用。

有研究表明低剂量或高剂量蛹虫草都能够减少脑缺血损伤大鼠的神经细胞凋亡数目,因此它对脑缺血损伤具有保护作用。

缺血性脑卒中和一氧化碳中毒都会造成不同程度肢体、肢体运动及认知功能障碍,致残率、致死率较高。细胞凋亡是缺血后梗死灶扩大和神经功能损伤加重的重要因素。蛹虫草对脑损伤细胞的保护机制与抑制神经元凋亡有关。对NO急性中毒采用与上述相同的思路,实验结果表明,蛹虫草灌胃组各症状明显比对照组轻,说明蛹虫草对大鼠急性一氧化碳中毒脑损伤具有保护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可促进神经功能的恢复和提高。

为研究蛹虫草对急性一氧化碳(CO)中毒大鼠的脑保护作用及其机制,方法是采用24只成年雄性SD大鼠随机分为对照组(C组)、CO模型组(CO组)和蛹虫草干预组(Cordyceps组),每组8只。采用吸入法制作急性CO中毒模型,造模后14 d为时相点,应用Morris水迷宫试验检测大鼠平均潜伏期;根据Brailowsky描述的神经学评分方法对神经功能缺损进行症状评估,对海马组织行HE及突触素免疫组化染色,采用Western Blot方法检测各组大鼠海马组织NF-κB p65蛋白的表达。

结果水迷宫测试提示蛹虫草干预组平均潜伏期短于CO模型组(P<0.05)。蛹虫草干预组神经功能缺失症状明显减轻(P<0.05);HE染色表明蛹虫草对CO中毒后海马有明显的保护作用;与CO模型组相比,蛹虫草能促进突触素的生成、降低海马组织NF-κB p65蛋白含量。因此蛹虫草对大鼠急性CO中毒脑损伤有保护作用,其机制可能是通过上调突触素的表达、降低NF-κB p65蛋白水平而发挥作用。

虽然蛹虫草是一种比较常见的药物,也具有滋补的效果,然而蛹虫草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服用的,以下人群不宜服用蛹虫草:

(1)少年儿童不可服用蛹虫草

蛹虫草内含有的某些成分其实和雄性激素比较相似,如果少年儿童在服用过后,就可能会引发早熟的出现,所以说少年儿童一定不可以胡乱的服用,哪怕需要服用也需要咨询专业的医生,这一点是比较重要的,以免造成不良的影响。

(2)各类实症人群不可服用蛹虫草

实证的出现主要就是因为邪气亢盛而引起的,一旦出现邪气亢盛的现象,就会导致我们出现病理的反应,在初期的时候会出现流感,而后期就会出现高热,舌质发红,腹痛等明显的情况,而这些情况都不应该服用用虫草,否则会导致自己的症状变得更加严重。

(3)阴虚火旺者不可服用蛹虫草

阴虚火旺的人群不可以单独服用蛹虫草,否则会导致自己的症状变得更加严重,此外,湿热的病人也不可以单独服用蛹虫草,我们在服用的时候可以适当性的加入其他的中药材,可以达到互相弥补的效果,也可以减少它所出现的副作用。

 


关闭提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