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是一名癌症幸存者 我支持接种HPV疫苗

2018/11/23 生物探索
导读: 讲述者:Scott Courville 我真希望在我年轻时就有HPV疫苗可用。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发生扁桃体癌。要知道这个癌症偷走了我一年的生活,连同我的味蕾、唾液腺和顺畅进食固体食物的能力。 如果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

    讲述者:Scott Courville

    我真希望在我年轻时就有HPV疫苗可用。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发生扁桃体癌。要知道这个癌症偷走了我一年的生活,连同我的味蕾、唾液腺和顺畅进食固体食物的能力。

    如果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注射HPV疫苗,那么去年夏天,我很有可能就能避免那6个周期的化疗和33轮的放射治疗,以及它们所带来的不良副作用。

    扁桃体癌的诊断

    我的“癌症之旅”始于2016年2月,当时我开始感觉下巴疼痛,所以我去了家附近的一家免预约诊所,那里的医生诊断我是扁桃体炎,并开了一些抗生素。

    几周后,我仍感觉到喉咙痛,并且发现脖子右侧有一些肿块。我去看了我的耳鼻喉科医生,他也诊断我是扁桃体炎,并给我开了类固醇和第二轮抗生素,但一样不起作用。当我再一次回去找他时,他建议我看个牙医,排除下是否是牙齿引起的问题,但牙医什么也没发现。

    最后,牙医给我开了一个CT扫描,结果显示我的颈部有肿块。他安排6月份给我做扁桃体切除术,并问我如果活检结果是鳞状细胞癌,我想去哪家医院?是MD安德森癌症中心还是家附近的一家医院?我和妻子选择了MD安德森,因为它是最好的,我要为我的生活而战。

    扁桃体癌的治疗

    当活检结果出来后,我被转到了MD安德森癌症中心。在那里我见到了Ann Gillenwater博士,她证实我右侧扁桃体得了鳞状细胞癌,检测结果显示它是由人乳头瘤病毒(HPV)引起的。而我颈部的肿块是癌细胞扩散到邻近淋巴结的结果。

    为了治疗癌症,我在G. Brandon Gunn博士的指导下进行了33轮日放射治疗,并在7月下旬开始为期6周的化疗。我忍受不了第七周的化疗是因为我的白细胞计数降得很低。最后我在九月初完成了治疗并回家调养恢复。

    10月份,我回到安德森复查CT,影像结果显示肿瘤消失了,四个受影响的淋巴结中,有三个也恢复正常了,另一个虽然仍然可见,但已经小很多。2016年12月19日,我再次返回安德森复查,PET扫描提示我已经没有癌症迹象了。

    为什么我支持HPV疫苗?

    在我被诊断出扁桃体癌之前,我对人乳头状瘤病毒(HPV)一无所知。但我现在已经知道它可以导致男性和女性的多种癌症。

    我有一个儿子今年15岁,两个继子分别是14岁和18岁。当我知道HPV是如何与癌症关联的,我确定要让他们接种HPV疫苗。我劝说所有我认识的父母亲也让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

    对我的身体和心理而言,治疗扁桃体癌是最艰难的经历之一。我在六个月里掉了100磅,口腔内长出了疼痛的溃疡,耳鸣不断,我的味蕾和唾液腺也变了,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从吃流质饮食转变到吃固体食物。

    我很感激自己回到了“无癌状态”。把我的经历说成是一种磨难也毫不夸张,它是身体折磨和精神痛苦的结合。所以,如果只要几针疫苗就能帮你的孩子预防癌症的发生,那为什么不呢?

    延伸阅读:

    人乳头瘤病毒(HPV)是一种属于乳多空病毒科的乳头瘤空泡病毒A属,是球形DNA病毒,能引起人体皮肤黏膜的鳞状上皮增殖,目前有100多种类型,其中至少13种可引起癌症(又称高风险类型)。

    高风险类型的HPV可引起宫颈癌、外阴癌、阴道癌、阴茎癌或肛门癌,它也可导致喉底癌,包括舌癌、扁桃体癌(也叫口咽癌)。但从人乳头状瘤病毒感染发展为癌症,通常要经过数年或数十年时间。并且引起生殖器疣的HPV与引起癌症的HPV是不同类型的。

    人乳头状瘤病毒主要通过性接触传播,大部分性活跃妇女和男性均会在人生某个阶段感染该病毒,有的还会反复感染。接种HPV疫苗,是预防HPV病毒感染的主要途径。目前全球上市的HPV疫苗可分为三类,分别是2价、4价和9价,“价”代表的是覆盖的病毒亚型的种类,价越高,覆盖的病毒种类越多。

    汉鼎好医友整理编译

    参考来源: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7/04/from-tonsil-cancer-survivor-to-hpv-vaccine-advocate.html(BY Scott Courville)


关闭提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