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曹雪涛凌晨回应网传学术造假事件,中国工程院展开调查

2019/11/19 生物探索
导读:昨日凌晨,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在同行评议网站“pubpeer”发文,回应一名署名为Elisabeth Bik的学术造假风波。

昨日凌晨,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在同行评议网站“pubpeer”发文,回应一名署名为Elisabeth Bik的学术造假风波。


曹雪涛表示,已立即采取行动展开调查。他表示:“我对(涉及到)的这些出版物所得出的科学性结论的有效性,以及我们工作的可重现性仍然充满信心。然而,作为实验室的把关人或领导者,任何失误都是没有借口的。我将以此作为宝贵的学习机会,不仅在促进科学进步方面做得更好,而且在维护科学的准确性和诚实度方面做得更好。”

事件发展脉络

11月14日,Elisabeth Bik在社交媒体pubpeer网站发帖指出,一位中国学术圈的教授多篇论文存在实验图片“不当复制”(inappropriate duplications in figures)问题;两幅实验图中,部分一致,部分疑似有增添、删减等PS操作的现象。而这名教授就是中国顶尖学府的校长。


Elisabeth Bik在推特上称她正在查看中国一个知名教授的论文,并贴出了12张流式细胞术实验的图像,请网友找茬

11月16日,Elisabeth Bik在接受新闻采访时表示,该教授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她强调只是发现曹雪涛团队的论文图片相似比率高于一般概率,并不像就此事做出任何结论。

随着舆论的发酵,PubPeer网站上出现越来越多有关于曹雪涛教授的论文质疑,能检索到有图像异常、作者署名包括曹雪涛的论文已超过40篇。

11月17日晚,曹雪涛被质疑论文所涉及的相关作者也开始在PubPeer网站上回应Elisabeth Bik,他们对一些论文图像相似的问题给出了解释,对一些则表示是准备结果时出现了编辑错误,并已联系期刊尝试修正。截止发稿,他们已对4篇论文进行了回应。

11月18日凌晨,曹雪涛本人在pubpeer网站发表回应。


11月18日,中国工程院办公厅工作人员回应媒体时表示,中国工程院会针对网络反映曹雪涛院士的有关问题展开调查。

为何会盯上曹雪涛教授的论文?

我们将目光转向造假风波的举报方:Elisabeth Bik。Elisabeth Bik博士曾供职于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自2016年起就辞掉原来的工作单位,专职调查各类论文图像异常问题以及可能存在的学术不端。

据报道,早在2014年,Elisabeth Bik无意间发现了曹雪涛作为通讯作者的三篇论文有可疑之处。这三篇论文中,有两篇分别于2004年、2007年发表在美国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学会主办的《生物化学杂志》上,另一篇2005年见于美国癌症研究协会主办的《临床癌症研究》中。

  

部分疑似造假的图片

其中,发表于《临床癌症研究》的那篇文章在2015年进行了勘误,勘误意见称:采用流式细胞仪、蛋白质印迹法(获得特定蛋白质在所分析细胞或组织中表达情况信息的手段)等得到的实验图像中1A,3B–E,4、5A和5E不正确,作者提供了新的版本,这些更改不影响本文章的阐释或结论,作者对此错误表示遗憾。对此,Elisabeth Bik称,“《临床癌症研究》是高影响因子的杂志(2017年影响因子10.2),我认为更好的举措应该是撤稿。”

目前,Pubpeer网站上针对曹雪涛实验室论文的质疑包括:1)同一图用于多个不同的指标或数据,例如同一条带图多次使用,多次使用同一流式细胞术图,或者将同一切片图裁剪后用于不同结果; 2)图片有被PS仿制图章功能改动的痕迹; 3)疑似同一样本或个体被用于多处,但图片本身不相同。

在PubPeer上,已经有超过40篇曹雪涛作为论文作者的文章被质疑。Elisabeth Bik解释说,在一定条件下,实验出现图像的多次“重复”是有可能的,比如,蛋白质印迹法采用相同的实验控制条件和样本,采用相同的组织切片,图像会呈现相似性,但这样的相似性应该在该出现的地方。而就流式细胞仪来说,即便用同样的样本,细胞最终落点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只是会大体位于同一象限,大体位置接近,但绝不会每次一样”。

曹雪涛相关方面的回应

面对Elisabeth Bik的质疑,论文的部分作者也在Pubpeeer上进行了回应。

其中,对于2011年发表在《实验医学杂志》(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的论文中关于图片4C和5A、4A和5A存在相似指出的质询,论文的通讯作者之一、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教授陈涛涌贴出了原始实验的图像,表示四张图片中的结果数据来自不同的实验,“尽管它们恰好看起来很相似”。

对于2018年发表在《细胞与分子免疫学》(Cellular and Molecular Immunology)杂志的一篇论文,论文的通讯作者之一、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副教授刘书逊回应称,不小心使得同一图像使用了两次,标记错了一个图像的百分比,“所有原始数据完全支持本文的结论”。刘书逊还称,已经联系《细胞与分子免疫学》编辑部,“更正后的数据将很快发表”。

另外,对于曹雪涛作为通讯作者之一、2017年发表在Hepatology的一篇论文,有人两年前在Pubpeer质疑其如何通过单一次的抗原刺激使T细胞增殖如此迅速。对此,11月17日晚,论文的第一作者、曹雪涛曾经指导的博士生韩丹解释称,刺激物是一种混合组分,可以达到这个水平,并且有文献支持。

11月18日凌晨,曹雪涛本人也在pubpeer网站发表回应,全文如下:

Dear Dr. Bik,

I’m writing to you in response to recent inquiries you posted with regard to mentioned studies conducted at the National Key Laboratory of Medical Immunology and Institute of Immunology at the Secon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with me being the corresponding author.

I appreciate your interest in our work and your commitment to protecting the accuracy of scientific records and the integrity of research pursuit. They are of utmost importance to me all along as well. Upon being notified of your inquiries, I have made them our highest priority and immediately took steps to look into the concerns you raised with the team and collaborators and carefully re-examined our manuscripts and raw data and lab records. We’ll work with the relevant journal editorial office(s) immediately if our investigation indicates any risk to the highest degree of accuracy of the published records.

Based on our analyses up to this point (still ongoing) and additional feedback we received from colleagues and peers, I would like to add that I remain confident about the validity and strength of the scientific conclusions made in those publications and our work’s reproducibility. Nevertheless, there is no excuse for any lapse in supervision or laboratory leadership and the concerns you raised serve as a fresh reminder to me just how important my role and responsibility are as mentor, supervisor, and lab leader; and how I might have fallen short. I feel therefore very heavy-hearted and tremendously sorry, to my current and former students, my staff and colleagues, my peers, and the larger community. I most sincerely apologize for any oversight on my part and any inconvenience it might have caused. I’ll use this as an invaluable learning opportunity to do better not only in advancing science, but also in safeguarding the accuracy and integrity of science.

Yours sincerely,

Xuetao Cao

结语

面对学术不端,我们本能的进行排斥。因为这事关神圣的科研精神,这是辛勤劳动的知识分子最在乎的气节。我们期待着进一步的调查结果,这是对学术的尊重与敬畏。如果学术不端,势必不会被人们所容忍,但我们也绝不允许让清白学者随意受人侮辱。

关闭提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