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足坛传奇“上帝之手”马拉多纳或因硬膜下血肿致心梗去世,发病到去世仅12分钟

2020/11/27 生物探索
导读:阿根廷传奇球星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突发心梗,并在13:02分被宣布死亡,发病到去世仅12分钟,享年60岁。

本文转载自“MedSci梅斯”微信公众号,作者 | 徐大姐,德云哥


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1986年对英格兰的“上帝之手”进球

当地时间11月25日中午12:50(北京时间23:50),阿根廷传奇球星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突发心梗,并在13:02分被宣布死亡,发病到去世仅12分钟,享年60岁。当时,有多达9辆救护车赶到马拉多纳家进行抢救,仍未挽救他的生命。阿根廷足协在其官方确认了马拉多纳逝世的消息,并对此深表哀悼称“马拉多纳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别了,迭戈。在足球世界每个人心中,你都是永恒。”来源:阿根廷足协)

马拉多纳生于1960年,曾带领阿根廷国家队赢得1986年世界杯。此前有报道称,自1997年退役后,马拉多纳曾多次出现健康问题,最严重的一次是2004年因肺部感染引发心脏病紧急住院,一度出现心跳和呼吸停止。马拉多纳本月初检查结果显示,他患有硬膜下血肿,并立即从阿根廷拉普拉塔的一家医院转移到奥利沃斯诊所(Clínica Olivos)进行了颅部手术,解决他的左部颅骨硬膜下血肿的问题。

据11月5日,CNN报道援引他的私人医生利奥波多·卢克(Leopoldo Luque)说,马拉多纳在去除脑部血块的手术后的恢复情况“非常好”,“没有出现任何类型的神经系统问题,没有与手术有关的任何并发症”并且有“良好的术后期”,只用了1个星期就成功出院,医生们当时被马拉多纳的快速康复感到惊讶。出院后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省蒂格雷的住所,并接受医生的戒酒治疗。


1986年6月29日在墨西哥城,迭戈·马拉多纳(阿根廷)与世界杯在墨西哥世界杯在阿兹台克体育场决赛中,阿根廷vs西德3-2夺冠,Photo by Masahide Tomikoshi / TOMIKOSHI

虽然他患有严重的贫血症,也曾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沉迷于毒品,滥用药物史和酒精史,但最终导致他死亡的原因可能却是硬膜下血肿导致的心梗,他的离世立即引发了世界体坛的无尽悲伤与悼念之情。

慢性硬膜下血肿(chronic subdural hematoma,CSDH)被认为“在所有头部受伤中最致命的”,是由严重的头部受伤引起的,但也可能是由轻度受伤引起的,是由血液集聚在蛛网膜与硬脑膜之间形成的慢性占位性病变。

硬膜下血肿通常是指颅内出血血液积聚在硬脑膜下腔,在颅内血肿中发生率最高。根据伤后血肿发生的时间,分为急性硬膜下血肿(伤后3天以内)、亚急性硬膜下血肿(伤后3天至3周内发生)和慢性硬膜下血肿(伤后3周以上)。硬膜下血肿是威胁生命的问题,因为它会压迫大脑。

某些硬膜下血肿也可无缘无故地(自发地)发生。可能增加硬膜下血肿风险包括服用使血液变稀的药物(例如华法林或阿司匹林)、长期饮酒、使血液凝结不良的医疗状况、反复头部受伤,例如跌倒、年龄很小或很老等,虐待儿童后可能会发生硬膜下血肿。


美国一般人群中慢性SDH(cSDH)的发病率变化,J Neurosurg. 2015 November ; 123(5): 1209–1215. doi:10.3171/2014.9.JNS141550.

自1967年以来,在全球人口中,慢性SDH的发病率稳步上升。从1967-1973年的芬兰赫尔辛基的1.7/10万人口,到1967-1973年瑞典的1.7/10万人口,再到在1986年至1988年的日本的发病率上升到13.1/10万人口,而到了2005年则达到了20.6/10万人口。

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慢性硬膜下血肿的发病率还正在增加,80岁以上老年人年发病率可达127/10万人,患者占比高达三分之一。并且患者的预后很差,有多达20%的患者,神经系统导致严重失能。


硬膜下血肿,health.harvard.edu

据统计,硬膜下血肿,是老年人常见的颅脑损伤,发病率大约占老年人脑颅外伤的30%左右。老年人慢性硬膜下血肿的病残率和致死率远高于青年人,其病死率为1.3%~2.5%,相当于每100个磕碰到脑部出现硬膜下血肿的老人,就会有2个人去世。同时,研究表明高、低和混合密度的硬膜下血肿约占全部慢性硬膜下血肿的10%~26%,加之慢性的临床发展过程,无明确外伤史或易被忽视的轻微外伤史,易致漏诊、误诊。


Andrea Morotti.et al.Subarachnoid Extension Predicts Lobar Intracerebral Hemorrhage Expansion.stroke.2020.https://doi.org/10.1161/STROKEAHA.119.028338

近日,心血管疾病领域权威杂志Stroke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旨在评估脑出血(ICH)患者蛛网膜下腔扩张(SAHE)是否与血肿扩大(HE)有关。该研究分别有360例和192例患者被纳入开发队列和重复队列。SAHE被认为具有良好的评价者间可靠性(K=0.82),其发生频率在开发队列中为27.8%,在重复队列中为24.5%。

在单因素分析中,HE在SAHE患者中更为常见(52.0% vs. 27.3%;P<0.001)。在控制logistic回归中的混杂因素时,SAHE是脑叶HE的独立预测因子(比值比为6.00[95%CI为2.16-16.64];P=0.001),而在非脑叶性脑出血中与HE无关(比值比为0.55[95%CI为0.17-1.84];P=0.334)。重复队列证实脑ICH合并SAHE的患者HE风险增加(比值比为3.46[95%CI为1.07-11.20];P=0.038)。由此可见,SAHE可预测脑叶ICH的HE,这可能在针对HE的临床实践或未来试验中改善HE的风险分层。


脑出血伴蛛网膜下腔扩张计算机断层扫描(NCCT)

硬膜下血肿的案例并不罕见,甚至有鼻窦炎导致颅内感染形成硬膜下脓肿的病例,这种病例十分少见,临床诊断及治疗较困难,一旦漏诊、误诊失去最佳治疗时间、方式,可能危及病人生命或遗留严重并发症。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2018年收治1例中间型链球菌感染性鼻窦炎致颅内感染病人。研究表明临床上急性硬膜下脓肿、慢性硬膜下血肿、慢性硬膜下积液CT均表现为硬膜间隙增宽,难以鉴别,头部MRI有助于诊断。

因此,对于无头部外伤史而怀疑急性硬膜下脓肿的病人应接受急诊MRI检查,以排除急性硬膜下脓肿的可能。然而大多数病人很难及时行此项检查,主要在于临床医师对疾病的认识不够和MRI检查的普及不足。本病的预后取决于是否及时诊断、治疗、入院时病情的严重程度和意识障碍程度,以及术后并发症的预防和治疗。值得一提的是,实验室检查也尤为重要,如C-反应蛋白、降钙素原测定和红细胞沉降率有助于确定是否存在感染,其可以指导治疗。中间型链球菌感染性鼻窦炎导致急性硬膜下脓肿极为罕见,其起病急、隐匿、容易误诊漏诊,积极抗感染及外科手术干预可取得良好的效果。

目前多数研究证明,促使血肿不断扩大,与病人脑萎缩、颅内压降低、静脉张力增高及凝血机制障碍等因素有关。据电镜观察,血肿内侧膜为胶原纤维,没有血管;外侧膜含有大量毛细血管网,其内皮细胞间的裂隙较大,基膜结构不清,具有异常的通透性,在内皮细胞间隙处,尚可见到红细胞碎片、血浆蛋白和血小板,说明有漏血现象。Yamashima等(1985)研究发现,血肿外膜中除红细胞外,尚有大量嗜酸性粒细胞浸润,并在细胞分裂时有脱颗粒现象,这些颗粒基质内含有纤维蛋白溶解酶原,具有激活纤维蛋白溶解酶而促进纤维蛋白溶解,抑制血小板凝集,故而诱发慢性出血。


阿根廷总统府玫瑰宫(Casa Rosada)推特发表哀悼,并全国哀悼三天,@Casa Rosada

据阿根廷《号角报》和《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报》当地时间25日报道,阿根廷政府证实,马拉多纳的灵柩将于26日起在阿根廷总统府玫瑰宫(Casa Rosada)停放三日,接受公众瞻仰。与此同时,阿根廷总统府25日发布公告,宣布即日起阿根廷全国进入为期三天的哀悼期。当地检方同日还表示,将对马拉多纳的遗体进行尸检,以确定其死因。

马拉多纳似曾说过:“感谢曾经踢过足球,因为这项运动给了我快乐、自由,让我用双手触碰到了天空,感谢足球。我要在自己墓碑前说,感谢足球。”

愿马拉多纳在天堂依旧和足球相伴。

别了,迭戈。

在足球世界每个人心中,你都是永恒。

R.I.P

关闭提示
回到顶部